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秦瑟叶维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时间:2019-04-272举报小编:user01

    主角是秦瑟叶维清的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瑟瑟最美,未婚夫最强,秦瑟来后又过了一段时间才有的婚约,甜甜甜,宠宠宠!

    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奢华的包间内,轻柔乐声缓缓流淌。灯光打得很暗,桌上放着三四个空酒瓶。浓重的酒气里,几名十六七岁的男生慢吞吞凑到了沙发旁,不停打量着躺在上面的女生。
    她脸颊上泛着醉酒后特有的绯红,即使他们离得那么近,也没有察觉到她的呼吸。
    “应该没事吧……她刚才喝了多少?”
    “没算,应该挺多的。”
    “别管她了。嘁,凭什么她喜欢陆哥就不许陆哥交女朋友?醉死也活该。”
    “陆哥,陆哥,她好像不喘气儿了!怎么办!怎么办!要、要不要做人工呼吸?”
    到底是怕出人命。见陆宇豪没有反应,他们推推搡搡老半天,总算推出了个瘦瘦弱弱的男生来执行命令。
    秦瑟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一张放大的年轻男生绝望的脸,以及他那不甘不愿嘟起来正往她脸上凑过来的嘴。
    她瞬间清醒,扬手一巴掌过去。
    这一下又脆又响又狠。对方没抗住力道头偏了偏,白生生的脸颊立刻浮起清晰五指印。
    谁也没料到她会突然醒来。其他男生心惊肉跳捂住脸,不约而同地开始往后退,额角蹭蹭蹭直冒冷汗。
    秦家壕得很,养得这位大小姐性子极其骄纵,跟谁都敢怼。大家都很怕她。就连秦家爸妈,都受不了她的脾气,平时不回岍市这边的秦家老宅,总在恒城住着。
    也就陆宇豪,仗着两人青梅竹马的情谊,加上秦瑟超级迷恋他,所以敢对她发号施令为所欲为。
    刚才他们怕秦瑟出点什么意外,陆宇豪没事反倒他们要背锅,所以才想着‘救’她。哪知道弄巧成拙。
    大家下意识地齐刷刷去看陆宇豪。加上屋子里灯光昏暗,没有人注意到秦瑟的异样。
    秦瑟揉揉额角,眸光渐渐清明。她本身不喝酒,加上刚刚穿越过来,所以不太适应这样饮过酒后微醺的身体,缓了好一会儿才把那种难受的感觉驱除。
    说来也怪。明明她什么都没做,体内的醉意和酒意就慢慢散去了。脸上醉酒的热度褪去,恢复正常。
    “没事就不要装醉。”看着她愈来愈正常的脸色,陆宇豪搂紧怀中佳人,唇角扬起讥诮弧度:“想要让我喜欢你,就别总是故意做一些让我讨厌的事情。”
    大量回忆纷涌而至。秦瑟没空搭理陆宇豪。她快速整理了下思绪,方才明白过来自己是穿越进了一本烂尾小说《霸道总裁最爱我》里,成为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
    在书里,炮灰女配是男主陆宇豪的青梅竹马兼初恋。两人从小学六年级第一次交往开始,分分合合很多年,都是青梅炮灰缠着陆宇豪,不肯放弃,非要和他在一起。小说开头的时候,两人刚刚大学毕业。陆宇豪在公司聚餐时,偶遇公司老总的女儿,也就是真命天女女主,惊为天人。
    女主出现后,青梅彻底成了陪衬,陆宇豪的一颗心全部放在了女主身上。青梅看出了陆宇豪喜欢女主,不愿与他分手,死缠烂打各种手段齐上阵。女主不肯做第三者,一直拒绝陆宇豪,但是,当陆宇豪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善解人意的女主陪在身边,两人感情日渐浓厚。
    陆宇豪为了和真爱名正言顺,在个大雨滂沱的夜里,把青梅叫出来详谈。果断拒绝青梅。而后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他甚至把青梅丢在了大雨中,独自开车回家。
    青梅自然不肯罢休,一次次继续骚扰。在她的连续纠缠不清中,女主意识到陆宇豪对自己的真心,男女主终于在一起。
    对于这个剧情,秦瑟看的时候也是非常心塞的。
    男人变心就变心呗,随他去。天下男人那么多,何必在一棵营养不良长歪了的树上吊死。再说了,这样一次次送人头实在不划算,直接把女主拱上了王者不说,还为了个歪脖子树硬生生把自己的命给弄没了,不划算。
    是的。剧情发展到后期,青梅彻底凉了。原因是隐形boss太强大,灭了女主爸爸的公司,又灭了男主刚辛辛苦苦建立不久的小公司。青梅为了自己的竹马,再次送人头。知道男主要和反派谈判,她女扮男装化妆顶替过去,结果半路被人暗杀。
    故事发展到这个地步,或许是作者自己也编不下去了,毕竟大反派太过强大,有权有钱心思缜密且行事狠辣,几乎没有办法灭掉。于是在青梅死去后,只写了男女主一起出国远走高飞就匆匆完结。连男主翻身变为成功人士都没提,严重和《霸道总裁最爱我》的书名都不符。差评。
    故事彻底烂尾,许多暗线都没有交代清楚。甚至于,终极大反派的身份名字都没揭露出来,只提到他很年轻,大家尊称他一声“四爷”。
    相较于死不悔改的青梅,秦瑟更讨厌男主陆宇豪。
    在她看来,青梅再有千万种不好,最起码对陆宇豪是真心的。而陆宇豪这个渣渣,除了一张脸能凑合着稍微看看之外,还真没什么优点。连身高都才一米七八,够不上霸总言情男主的最低一米八要求。
    此时此刻,秦瑟和陆宇豪都还是高中生,距离小说开头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有五年时间。
    一切都还来得及。
    秦瑟眼眸微眯,扬起下巴漫不经心地打量着陆宇豪:“原来你就是那个姓陆的渣渣。”
    她本就生得极其漂亮,五官秾丽,***明艳。现在这样冷傲的气质下,尤其动人。很有祸国殃民的妖姬潜力。
    只可惜,陆宇豪喜欢清纯可爱那一卦的女生。所以她剪了齐刘海,穿了可爱LO裙,和她整个人本身的相貌格格不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让她凛冽的气势硬生生弱了八分。
    别人没有留意到。但,陆宇豪捕捉到了少女眸光中闪过的厉色。那般冰山美人般的傲色让他心跳忽然加速,看得太过入迷怔了下,竟是忘了她话语中的谴责意味。
    他的怔愣有点像是生气时的面无表情。
    周围的人领会错了。站在秦瑟身边的男生替她捏了把冷汗,悄摸摸地劝:“你说什么呢?不怕陆哥讨厌你么?赶快道歉。”
    秦瑟轻嗤一声,转身就走。
    看着她决然而去的身影,陆宇豪心里突然冒出了莫名的不甘心,沉声喊道:“今天我生日。你敢提前走一秒钟,这辈子我都再不会搭理你!”
    秦瑟听后停住了步子。
    她的这个表现让陆宇豪瞬间心安。陆宇豪觉得自己刚才心里升起的那些情绪简直莫名其妙。秦瑟就是秦瑟,再怎么样都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回来!”他强硬地命令着:“我们饿了,你快点去切蛋糕。”
    秦瑟慢慢回身望过来,寒声质问:“你就这种语气和我说话的?”
    “不然还什么语气。”陆宇豪温和地笑着,眸中的轻蔑却是显而易见:“想我好好和你说话?你配么。”
    旁边有男生哄笑着阴阳怪气地附和:“秦大小姐,你赶紧和陆哥道歉吧。不然陆哥生气不理你了,你还得天天赔小心去伺候着,何必呢。”
    秦瑟清冷的目光扫向屋内每一个人。
    陆宇豪搂紧了身边女生。在望向秦瑟现在的冷艳模样后,他心中微动,又松开了手放在自己膝盖上。
    陆宇豪心里升起一股子烦躁。他加重语气喊道:“你听到没有!我、饿、了!快一点!”
    那样嚣张呵斥的语气,显然是说惯了的。
    外人都以为原身张扬跋扈不可一世。可是在私底下,在心爱的人面前却卑微至此。秦瑟虽然不赞同原身的做法,却也心疼原身那小心翼翼呵护爱情的样子。
    她深吸口气双拳紧握:“原来你这样瞧不起我。”声音微颤,是为了原身而难过。
    陆宇豪身边的女生发现自从秦瑟醒了后,陆宇豪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秦瑟。
    女生隐约有了危机感,猛然站起来:“听见没有,你快点切蛋糕!不愿意的话,那你走啊!”
    秦瑟轻轻笑着:“刚才我是要走的。是姓陆的非让我留下,我才稍微停了会儿。”
    陆宇豪绷着脸想要反驳。
    秦瑟却倚靠在门边,扬扬下巴话题一转:“不是说切蛋糕吗。蛋糕在哪儿?”
    有个男生悄悄朝某个方向指了指。
    秦瑟朝他一笑,走过去,把十寸生日蛋糕连托盘一起整个地拿了起来。
    屋子里的人发出了恍然大悟的了然笑声。
    ——这位秦家大小姐也真是的。发什么脾气啊。陆哥生气了,她还不是得照着陆哥的命令去做,然后去哄。
    众目睽睽下,秦瑟走到了陆宇豪的跟前。陆宇豪尚还年少,定力不足,眼眸中显露出显而易见的得意之色。
    “生日快乐。”秦瑟笑眯眯说着,忽地扬起手里的生日蛋糕,猛力砸向陆宇豪的脸。
    在众人的尖叫惊呼声里,她右手使劲,加大气力把蛋糕在那张可恶的脸上使劲碾了碾。又唇角扬起浅笑:
    “你这装腔作势的伪君子样儿,实在是太难看了。用蛋糕遮住后,顺眼多了。”
    听到四周的惊叫声愈发尖锐,秦瑟弯了弯唇角。估摸着姓陆的七窍里起码有五六窍塞满了油腻腻的奶油,她才收手。而后果决转身,洒然离去。
    ·
    按照书里的剧情发展,男主的青梅炮灰将在六七年后离世。罪魁祸首很有可能就是隐形大反派“四爷”。
    考虑到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秦瑟没有回秦家老宅,而是独自去了宁清木华。她需要点时间来理清思绪,规划一下往后怎么办比较好。
    宁清木华和她上学的恒城一中只隔了一条街。原身本来住在老宅,每天司机送她上下学。后来她发现陆宇豪住在一中不远的位置,软磨硬泡让爸妈给她在宁清木华买了一个两居室。这样去找陆宇豪方便。离原身脾气不太好,和家里人相处得不太融洽,平时家人轻易不过来,唯有保姆王婶每天来给她做饭打扫。而且王婶怕惹了这位大小姐不高兴,都是凑着她上课的时候来。
    打车到了小区门口。秦瑟刚用手机支付完车费,下一秒,指示灯红着闪了闪,手机屏幕倏地暗了下来。
    ……居然没电了。
    秦瑟把手机揣进口袋,依照记忆找到八号楼。两部电梯都在高层位置,需要等挺长时间才能下来。她百无聊赖地朝旁边看了看,意外发现旁边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还有第三部电梯。
    她刚搬来宁清木华不久,这部电梯她是头一次见。恰好看到电梯门开,她高兴地快步走过去。
    初春的天尚还有些清冷。她只穿了一层裙子,刚才一路行到这儿,几乎被冻透。想到自己穿着裙子是因为陆宇豪的喜好,她忍不住嘀咕了句:“那姓陆的渣渣!”顺手按下数字16.
    电梯内之前刚刚进去的那个人原本打算让她出去,听到这句话后,他只瞥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顺手按下另一个数字。
    只不过秦瑟在思考往后的打算,没留意。
    电梯稳稳上升着。刚行驶几秒,变故陡生。周围忽然彻底黑了下来,电梯停住不动。就连按下的楼层数字也已经完全熄灭。
    四周不见半点亮光。
    秦瑟脊背骤然浮起一层冷汗。
    她胆子不算小,却怕黑。并不惧寻常的暗。只怕那种彻底的、毫无一丝光亮的纯黑。
    比如现在。
    此刻在电梯里,没有月色,没有萤火虫的光。浓厚的黑色铺天盖地地缠绕在四周,细细密密地刺激着人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极度紧张之下,连空气都显得愈发稀薄起来。秦瑟惊慌地四处摸着,不小心抓到了一块布料。毛呢的手感和质地很好,最关键的是,它上面残留着些许温度,代表有人正在身边。秦瑟心底稍安,紧紧抓住不敢撒手。
    对方朝她指间探过来。修长有力,是属于男人的手。他指尖微温,果决地想要把她的十指使劲掰开。
    秦瑟嗓子发紧:“对、对不起。我……有些怕黑。”
    少女声音软软糯糯,没有半点攻击性和侵略性。在这样密闭的狭小空间里,她话语中的慌乱毫无遮掩地真实暴露着,尤其惹人怜惜。
    对方明显一顿,然后收了手。
    秦瑟小心翼翼地握着那片衣角,思绪纷乱地想着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鬼地方。就在这时,低沉清冷的声音在黑暗中淡淡响起:“很快就好了。维修人员24小时待命。”
    他应该很年轻。音色非常好听,像是九寒天里缓缓流过的清澈溪水。虽然语调中不带半点情绪,甚至有些冷漠,但对于此时的秦瑟来说却是莫大的安慰。
    约莫过了两三分钟,终于有光亮了。电梯重新启动。
    秦瑟暗松了口气,把紧捏着的衣角松开,垂眸道歉:“真是对不起。我手机没电,所以刚刚……”没办法给自己照明。
    她的话还没说完,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是八楼。秦瑟不可能停在这儿,肯定是他按的位置。
    这一刻秦瑟突然就明白了他的身份。
    八号楼的第八层非常特殊,整层楼七八百平方只有一户。秦瑟刚搬进来的时候就听说过。对方是宁清木华的太子爷,叶家唯一的嫡孙。楼房设计图纸的时候,叶老爷子特意吩咐的,到时候留个大点的屋子,以后他宝贝孙子上学的时候住。
    宁清木华隔街的一中,是岍市最好的高中,省重点。
    身为红三代官二代,叶家太子爷从小到大的优异成绩当真是金光闪闪,全岍市都知道。虽然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当时他还在上初中,但进入一中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后来证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和秦瑟这种被塞进去的关系户不同,叶太子凭着全市第一的学霸身份考进了一中。全靠自己的实力。
    秦瑟很有身为反派炮灰的自觉性。她觉得自己最好不要招惹太有权势的人家,乖乖维持自家土豪的身份就行了,没必要非往上流社会挤。不然的话,一不小心遇到大反派就不好了。
    能被男主陆宇豪尊称一句“四爷”,那位大反派的身份肯定不一般,非秦家这种暴发户可比。远离那个圈子,就能尽可能地避免和大反派有接触。熬过刚开始可能没命的前几年,以后就好办了,天高海阔想去哪就去哪。
    明白过来自己八成抢了叶太子的vip电梯同乘,秦瑟忍不住暗道一声传言不可尽信。
    以前听说叶太子为人冷漠性子冷厉,谁都不敢去招惹他。如今看来,这人脾气挺不错的,最起码刚开始她跑进来的时候没把她赶下去,后来还帮了她。
    不过以后还是尽量不要有接触了。
    秦瑟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下垂的眼角余光看到身边人笔直长腿迈出了电梯,她才双手紧握认真说道:“刚才真是太感谢了。”
    对方并没搭理,径直走了出去。
    秦瑟巴不得两人以后没有半点纠葛,见状非但不伤心,反而高兴得很。只是这高兴没能持续太久,眼看着电梯门就要闭合,突然,双门忽地一顿,再次缓缓打开。
    诧异之下,秦瑟抬眼望过去,便见修长有力的手挡在了电梯门间。他手型很好看,皮肤白皙,让人只看一眼便觉得这样漂亮的手应该在钢琴的黑白键上轻盈跳跃,而不是这样突兀地拦住电梯闭合。
    “你住几楼?”他问。手撑在电梯门边没动。
    电梯里亮着灯,楼道里依然漆黑一片。显然电梯是用的应急电源,楼里停电并没结束。
    黑白交替处,隐约可见他很高,身材挺拔。五官隐匿在外面的暗影中看不清楚。
    秦瑟望着那些暗色,抿了抿唇:“十六楼。”
    “家里有人在?”
    “……就我自己。”她不觉得这个时候说谎有什么好处。
    “你出来。”他语气坚决。
    秦瑟恍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赶忙道:“我可以不回家,先下去。”
    “手机不是没电了?你确定可以大半夜的自己在路上晃?”
    “嗯,没问题。”
    秦瑟心里有数。一来她能求助小区保安,二来她可以想办法回老宅。
    而且,她学过散打,练过空手道。只要有月光、路灯或者是其他什么微弱的亮,不是彻底的全黑,她就可以轻而易举空手对付十几个大男人。
    虽然她对自己有信心,但她身材娇小纤细,加上一身俏丽可爱的打扮,却很没说服力。
    “你出来。”他的语气开始不耐烦起来。
    秦瑟正迟疑着,视线一转发现大概是他口袋的位置,有亮光开始一闪一闪,想必那里搁着手机。如果他流露出一星半点的坏心思,她可以先发制人夺出手机,按亮,然后手掌劈过去……
    虽说刚刚他帮了忙,她不想以恶意揣度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好。”秦瑟感谢他的相助,不想在这个时候和他闹得不愉快,眼下有了遇到突发状况后的解决办法,她索性顺从地跟着出了电梯。
    站到他身边后,他却没动。
    秦瑟迟疑着伸手,扯住他的衣角。等到她握住毛呢料子了,他才收手。电梯门关上,周围再次陷入漆黑。身边人开始慢慢前行,秦瑟亦步亦趋地跟着。
    手机持续不断地闪烁着,震动着。他不悦地掏出手机,挂断电话。看到有个新短信,顺手点开。
    宋小六:『四哥,明天方老大回国,兄弟们一起吃个饭聚聚呗~』

    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章节免费阅读

    “进来吧。”虹膜解锁后,叶维清推门进入。
    伴随着房门打开,玄关处亮起顶灯。秦瑟明白过来他为什么叫她跟着。这里也配备了应急电源,别的地方停电时,他家完全不受影响。
    一盏盏灯光次第亮起,照得屋子里明如白昼。
    秦瑟望向随意倚靠在桌边的叶维清,见他正操控着屋内照明的遥控按键,忙道:“谢谢,有点亮就行。不是全黑就可以。”
    他轻点头,沉默着收了手。
    这时候秦瑟才注意到他的长相。原身全心全意地喜欢着陆宇豪,连家里人都不放在心上,更不可能去留意比自己高一个年级的叶家太子爷了。所以,即便在同一个学校,即便叶太子是响当当的风云人物,秦瑟也几乎没有关于此人的记忆。这算是头一次真真正正地仔细看他。
    十七八岁的年纪,很高,足有一米九。头□□染成浅色,五官深邃。因为肤色白皙,骨相极好宽肩窄腰,即便穿了极其挑人的暖橙色休闲服,也丝毫不显违和,反倒是比模特还好看。
    非常漂亮惹眼的相貌。只是眼神太过疏离淡漠,气势凌厉,会让人莫名地不敢亲近。
    但秦瑟已经发现这位叶太子是刀子外壳豆腐心。虽然不想和他接触过多,却不会怕他。
    和他暖色为主的亮眼衣衫不同,屋里的装修以黑白灰为主色调,整个屋子泛着清冷低调的优雅。
    叶维清取出了几个充电器,除了他自己的外,还有老二老六他们几个过来玩时落下的,型号各异。看过秦瑟手机的接口后,他拿了其中一个递给她,又指了十几米远的一间屋子说:“那个卫生间你可以用。”语毕,自顾自朝着更远的地方去。
    秦瑟给手机充上电,进卫生间打算梳洗。
    这里显然是给客人用的,很多一次性用品,譬如牙刷、毛巾。都是蓝色或是绿色,花色偏刚硬,想必会来到这儿的客人都是男性。
    一个客用卫生间都比她的卧室还大了。她家已经够土豪的,他家更是壕上加壕。秦瑟暗自啧啧感叹着,走到洗漱台前。
    相貌居然和她原本一模一样?秦瑟有些意外的同时也很高兴。她可不希望整天面对着陌生的面孔。美滋滋地开始洗脸,刚刚打湿,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急忙去找叶维清。
    屋外飘着食物的清香。她循着香气一路找,在厨房终于寻到人。
    透着磨砂玻璃门,隐约可见挺拔修长的身影。即便是站在灶台前拿着锅铲,那背影依然孤傲卓然,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矜贵。
    秦瑟震惊了。这家伙居然会做饭。她都不会。
    就在她怔愣的片刻功夫,玻璃门打开。叶维清站在门口居高临下地看她:“有事?”朝她带着水珠的脸颊略扫一眼,了然:“那里的毛巾和牙刷杯子你都可以用。”
    “洗面奶也可以吗?”
    “什么。”
    “我可以借用你的洗面奶吗?”秦瑟之前醉过酒,又和陆宇豪那帮人吵了一番,总觉得脸上浮着汗脏兮兮的实在不舒服,想清洗彻底些。
    她没有化妆,脸颊沾水倒不会有妆容花了后的邋遢,反而透着湿漉漉的楚楚可怜。叶维清眉间轻轻蹙起,好半晌才点头,说了他自用卫生间的位置让她自己过去取。
    谢过他后秦瑟匆匆转身往回走。
    “你……”叶维清唤了一声。
    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秦瑟回头看过来。
    “你有忌口吗?”叶维清问。其实他打算只煮一份晚饭自己吃的。刚刚和她交流几句后,不知怎么的忽然改了主意想多问这么句。
    这显然是打算连她的晚饭一起准备上了。虽然秦瑟晚上只喝了酒没吃东西,正饿着,可她对于他的邀约却非常犹豫。毕竟一开始是打算和他保持距离的。等会手机有些电后她就可以回去了。
    因为她的片刻迟疑,叶维清突然后悔起来自己的多此一举,唇角紧绷冷冷道:“算了。”
    食物香气不断从厨房里往外飘出,使得满室清冷慢慢染上了家的温暖味道。在这香暖气息中,那两个字却透着无尽的寒意,瞬间打散了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温度。
    察觉出叶维清的情绪变化,秦瑟暗叹了口气,觉得无论对方身份如何,终究不该这样冷漠对待别人的善意,这次答得飞快:“我不吃苦瓜和芹菜!”
    叶维清轻嗤了声猛地关上厨房门,隔着磨砂玻璃丢下句话:“一会儿自己找餐厅位置。”
    其实秦瑟没对叶维清的厨艺抱多大希望。毕竟这人颜值和智商都非常之高,会做饭已经很难得了,对厨艺不能要求太大。
    但,事实总是出人意料。
    简简单单的煮面,不过是加了些蔬菜和虾,却奇异地非常好吃。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法子办到的,连汤都鲜香可口。
    秦瑟连吃两碗。
    叶维清姿态慵懒随意地倚靠在椅背上,眉目间隐约有了笑意:“味道还可以?”
    “非常好。”秦瑟赞得真心实意。
    “不会太淡吗?”
    “不会。”
    “爷爷说我做的东西没味道,不好吃。”
    秦瑟估量了下他爷爷的年纪,少说也得有六十左右了:“老人家年纪大了,味觉自然没有那么灵敏,喜欢口味重一点。下次你给爷爷做面的时候可以适当多加一点调料。”
    她这话并非随口乱说。
    孤儿院的阿姨们有的也年纪很大了,她们吃饭就会重口一些。平时她们都是顾及着孩子们,做饭依然是清淡可口的。自个儿会会备好咸菜辣椒酱之类的,吃饭时候再加进的饭里。
    这还是秦瑟时常回孤儿院探望大家时候发现的,特意问了阿姨们。
    叶维清听后若有所思。
    他做过的东西统共就没几个人吃到过。他还奇怪,为什么前几年爷爷爱吃他做的东西,最近两年总是不喜欢。
    这一刻他忽然有点心里不舒坦。
    老爷子终归还是年纪大了。
    叶维清正想着过几天要不就回大院看看爷爷。抬眼一瞧恰好看到秦瑟打算收拾碗筷。他赶忙站起来把碗筷从她手里给夺了来。
    “怎么能让女生做这种粗活。让他知道又要训我。”叶维清很自然地收拾着餐桌,顺手清理干净桌面,动作流畅自然明显已经不知做了多少次。
    秦瑟感觉很不好意思,让他帮了忙吃了他的面,结果还得他来收拾。她挽着袖子打算跟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
    结果袖子才挽了一小半,他就指了沙发让她坐。
    “待这儿。”他道:“厨房油烟大,不是你们女生该去的地方。”略一停顿,补充:“这话是我家老爷子说的。”
    等他进了厨房,秦瑟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最后一句居然拿叶老太爷来说事儿?因为是老人家说的,所以她作为一个后辈必须听?
    为了让她放弃收拾,他也是蛮拼的了。
    在这一刻,秦瑟突然发现,叶家家风真是不错。比如眼前的叶……
    呃,叶老爷子,就很有绅士风度。
    等到餐厅重新恢复整洁,已经来电了。秦瑟谢过叶维清后告辞离开。
    “真客气。”叶维清扯了扯唇角:“从进屋到现在才多久时间,你已经谢过我不下十次了。”
    客气点好,秦瑟心说。这样的话以后也方便两清。“那,晚安啊。”她站在门口朝叶维清挥手。
    “你喜欢吃面?”侧靠在门边的叶维清突然问。
    其实不是的,秦瑟暗道。她平时吃面不多,今天晚上因为他做的东西很合她的胃口所以多吃了些。
    但是这话并不能直接说出来,会显得太过亲近了,有违她打算和他保持距离的初衷。
    所以秦瑟点点头:“是,我爱吃面。”
    叶维清“嗯”了声没再说话,目送她进了电梯后方才把门关上。
    秦家用的是指纹锁,倒是方便了秦瑟。进屋后,她来不及把环境熟悉一遍,赶紧依照着记忆翻箱倒柜。
    她打算找点东西给叶维清当谢礼。翻来翻去,没什么适合男生的新东西。唯有留在刚才随身携带的包里的一双手套比较合适。
    那双手套是原身买来打算送给陆宇豪做生日礼物的。因为陆宇豪带了新女朋友,原身气得一直喝酒,礼物没送出去。
    给心爱之人选的,自然品质极好,牌子也响亮。唯独颜色有些扎眼,是青草绿,选择它是因为陆宇豪喜欢绿色。好在叶维清气质极好肤色很白,什么颜色都搭得上。一中校服又是深蓝色,和绿色系并不冲突,过两天开学后也能戴,送给叶维清当谢礼倒是真不错。
    秦瑟把刚拿出的手套重新放进包里,打算着明后天的就送到八楼去。
    刚刚塞好,电话铃声响起。她看了眼来电人名字。
    秦国富,她爸。
    秦瑟本身孤儿院长大,虽然从小到大阿姨们给了她很多关爱,可来自于父母的亲情,却没有体会过。
    之前因为原身一意孤行非要离开老宅住在一中附近,父女俩大吵过几次,关系冷到了冰点。秦国富来过好几次电话,原身都没接。她一心放在陆宇豪身上,也从来不主动给家里人打电话。
    这次秦瑟接了起来,轻轻道:“爸?”
    那边一片安静。大概二十多秒后,柔和女声传来:“瑟瑟啊。”
    这声音让秦瑟莫名的心底一软,“妈。”又问:“爸呢?”
    “我把他轰一边儿去了。”柳悦道:“说个话都不利索,好半天不吭声,装哑巴呢?对了,后天开学,还缺东西不?缺的话和妈说,别委屈着自己,妈给你买!钱啊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关键看你喜欢什么。千万千万,无论什么事儿,别委屈自己了就好。”
    寒假的时候原身只除夕去老宅陪爷爷的时候见过爸妈,其余时候都追着陆宇豪到处跑。即便陆宇豪对她并不热情也无所畏惧。这样算来,一整个寒假母女俩都没怎么说过话,所以柳悦噼里啪啦一连串下来不停歇。
    而且,看柳悦话里话外的意思,显然是知道女儿在陆宇豪跟前碰钉子的事情,不过顾忌女儿的自尊心,避开了没有明着提,只一遍遍重复不能委屈了自己。
    秦瑟笑着说了句“我知道”,又道:“妈,今天陆宇豪生日,我和他吵了一架。我想通了,以后我要好好学习,再也不会缠着他。”
    这话不是随口乱讲。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她自身有这个实力。
    那边又是一阵安静。过了会儿,柳悦才继续说话,声音哽咽:“好好学习?书呆子女儿我可不要!都怪你爸,非要想办法送你去一中贴金。周围一群书呆子,可别把我貌美如花的女儿教坏了。咱家缺什么?什么都不缺!你好好的就行,少看书,累眼!伤了视力多费劲。要不咱还是转学吧?”
    此时秦国富的声音幽幽传来:“一中潜力股多。你女儿去那里上几年学,多吸引些追求者,以后还愁嫁得不好?”
    听了这话,柳悦好歹没有再提转学这一茬。
    秦瑟听了夫妻俩的对话连连叹气。
    ……这绝对是亲爸亲妈。
    不过,秦国富这个名字,真的有点耳熟。想到秦爸做生意给公司取名字就爱带上“国富”两个字,秦瑟心里咯噔一声,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妈。”她说,“‘国富板业’你听说吗?”
    “听过啊。你这孩子消息还挺灵。前段时间你爸收购了一个板厂,生意规模扩大了,刚刚把做板子的公司名字改成这个。”
    秦瑟捏着电话的手慢慢缩紧。
    《霸道总裁最爱我》这本小说里,女主父亲三起三落。他曾经做过制板,不过厂子被“国富板业”吞并,一度人生跌入低谷。好在后来他看准时机再次转行,又签下国外品牌沙发的华国代理权,这才重新走上辉煌。
    男主陆宇豪大学专修市场经营,后来去的公司就是女主父亲的这个沙发公司。
    秦瑟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和女主家还有这么一段渊源。想必也是一条暗线,只不过故事烂尾没有来得及挑明。
    更没想到的是,家里除了她这个炮灰反派外,还有另外一个反派爹在。
    秦家真的是,藏、龙、卧、虎啊!好好发掘的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其他“惊喜”。
    宁清木华八号楼第八层。
    叶维清洗过澡后,打开电视不停地换着台,随意按了几个节目,一点没看进去内容。
    脑海中浮现的全是她,别的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他决定去做点别的,结果依然如此。
    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小时后,叶维清终于认命地叹了口气,把遥控器丢到一边,拿过手机找到宋凌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
    叶维清:“我记得你说过,学校旁边有个酒楼做的汤面味道很不错。明天聚会的地点定在那里吧。”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 大佬们偏偏宠爱我一人秦瑟叶维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链接选择更多阅读方式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